您当前位置:主页 > V嗨生活 >罗织经:犯错记得先苛刻自己,使人怜悯就不会招致大的祸害 >
罗织经:犯错记得先苛刻自己,使人怜悯就不会招致大的祸害
V嗨生活

罗织经:犯错记得先苛刻自己,使人怜悯就不会招致大的祸害

粉丝数:498+
浏览量:5333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7-30 11:56:42

唐朝酷吏来俊臣、万国俊所撰的《罗织经》,是一部专讲罗织罪名、角谋斗智的书籍。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它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味。

其一,它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部製造冤狱的经典。

其二,它是酷吏政治中,第一部由酷吏所写,赤裸裸的施恶告白。

其三,它是文明史上,第一部集邪恶智慧之大成的诡计全书。

其四,它第一次揭示了奸臣何以比忠臣过得更好的奥秘—权谋厚黑。

来俊臣、万国俊之流早已丧命,但不可否认,他们的害人哲学和遗毒并未彻底消亡。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奸人的「智慧」不可忽视。他们害人无数,一方面源于他们心狠手辣、无耻之极;另一方面,奸人的心机和手段实不乏「高明」。正直善良的人们如果小看了他们,难免会吃亏上当、遭其暗算。从这个意义上说,揭穿奸人的害人把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使人们洞悉其奸,勿受其害。正所谓,防天花需种牛痘;只有了解邪恶,才能战胜邪恶。

韩安国的判词

汉武帝时,魏其侯窦婴和丞相田蚡发生争执,起因是为了要不要给灌夫将军定罪。这本是小事一桩,只因双方身份特殊,牵扯面广,竟惊动汉武帝,决定将此事在朝堂上公开议处。

朝中大臣齐聚殿上,没有抢先评判是非。他们知道,窦婴是武帝的表舅,他的姑姑便是武帝的祖母窦太皇太后。田蚡也是个厉害角色,他是武帝的亲舅舅,他的姐姐是武帝的母亲王太后。他们都是皇亲国戚,谁又能惹得起呢?只怕一言不慎,就要人头落地了。

汉武帝见众人无言,很是不快,鼓励臣下说:「国有国法,你们尽可直抒胸臆,以法论断是非。至于言语之间,有何不当,我一律不加怪罪。」

皇上虽有此说,众大臣还是无人相信,只是沉默。汉武帝急了,他指名让掌管监察,执法之事的御史大夫韩安国发言,还警告他说:「这是你的职责所在,别人不肯先说,你应该为人表率。此事若议不出个明确结果,惟你是问。」

汉武帝的苛责,声色俱厉。韩安国上前叩首,心中却是加紧盘算如何作答。他知道此案错在田蚡,分明是他挟嫌报复,窦婴并无过错。可是如今太皇太后已死,窦婴也失势免官在家,若是据实以答,势必得罪如日中天的田蚡,这是万万不能的。若是当面向着田蚡说话,也是不妥,谁知道窦婴日后会不会东山再起呢?

韩安国左思右想,很快镇定下来,他决定双方都不得罪,于是说:「灌夫乃是一个武夫,窦大人和田丞相为此争执,臣下以为太不值了。若是非要辩出个是非,那也只是灌夫一人的过错。窦大人说灌夫为国立有大功,只是酒后乱性,不必处死,这话是正确的。田丞相说灌夫素有劣迹,欺凌百姓,横行无忌,这也是实情。皇上英明睿智,臣下不敢专断;此事又关及皇上的至亲,臣下以为此乃皇上的家事,别人怎能过问呢?」

韩安国此言一出,众大臣似被点醒,纷纷以皇上家事为由,请皇上明断。汉武帝自度此言有理,也就不难为众人了。

最后结果灌夫被处死,田蚡占尽了上风。不久窦婴也被田蚡害死。而窦婴死后次年,田蚡也因作恶多端,惊恐而亡。韩安国由于自己的「聪明」,不仅保住了富贵,毫髮无损,还受到了汉武帝的嘉奖,日后又屡有升迁,荣宠日隆。

苏轼的深刻检讨

宋代的大文豪苏轼本是个十分倔强的人,他为人刚烈,不附权贵,出言无忌,由于他反对王安石的变法主张,为朝中新贵们所不容,被赶出朝廷,到外地为官。

苏轼本性不改,不时上书朝廷,流露出不满情绪。他还在诗文之中,隐含讥讽,表达对国事的担忧。苏轼的举动,新贵们自不能容忍。他们摘取苏轼诗文中的只言片语,附会歪曲,不惜上纲上线,说他诽谤朝廷,竟图不轨,要将他陷于不赦的境地,杀一儆百。

苏轼凛然不屈,写好了绝命诗,只想捨生取义。苏轼的朋友和家人见此惶急,他们劝说他不可轻生,不如暂时忍下屈辱,以待他日东山再起。苏轼对此漠然一笑,说:「男子汉大丈夫死有何惧?要我干这种见不得的事,我宁愿死去。」

苏轼不肯低头,一般人又劝说不住,所有人都认为他太不识趣,必死无疑了。这时他的一个远方朋友听到此讯,特地快马来见苏轼,一见面便说:「听说你要自寻死路,还自以为荣,我深以为耻,特来见你最后一面,和你绝交。」

苏轼大惊,忙道:「你我交往多年,情同手足,你怎会也学那小人模样,以致于此呢?」

他的朋友冷冷一笑,说:「你的行为就是君子所为吗?君子求生,不念己欲,乃为天下。小人求死,不过不忍屈辱,以求解脱。如今你遇小小挫折,便是自暴自弃,反让小人不费手脚,便遂其愿,如此之人,真是枉让天下看重了,你又怎配作我的朋友呢?」

苏轼汗流浃背,立时清醒。他对朋友一躬到底,作谢说:「如没你点醒,我可真铸成大错了。有何妙法,还请你不吝赐教。」

他的朋友便说:「以你的名望和个性,只要认错服罪,自责难当,陷害你的人也就满足了。这一点他们万想不到,也会引发他们的怜悯之心,不致对你下那毒手。不过他们是轻易不会相信你的,还需你暂弃脸面,抛开事实,只要不涉谋反,别的你尽可承认下来,表现出深刻自省的样子,万勿随便敷衍应付了事。」

苏轼虽觉难为,可是为了保存自己,他便依此行事。审讯他时,他不待人家开口,苏轼就主动招认所有「罪行」了。为了逼真可信,苏轼故意编造有关细节,还特别强调说:「我在朝廷多年,也未得到升迁,可那些年轻人却比我升官快,捞的油水也比我多,我能没有怨言吗?我说他们坏话,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们压下去;我写诗文攻击他们,也是为了让人同情我,自己好爬上高位,尽情享受荣华富贵的滋味。我现在什幺也没捞到,反是小官也当不成了,这就是报应啊,也是罪有应得。我决心伏法,再不会知迷不悟了。」

他说得声泪俱下,审讯他的人也不禁为之动容,不便相强。朝中的新贵见苏轼态度如此老实,都笑他原是个不堪一击之人,不足为患,便免他一死,只把他贬到黄州,交地方官监督。苏轼终于逃过了大劫。

书籍介绍

《罗织经:有史以来第一部製造冤狱的经典》,好读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来俊臣、马树全

只有了解邪恶,才能战胜邪恶。《罗织经》由着名的唐代大奸臣来俊臣撰写,一提到唐代武则天时期的来俊臣,人们首先想到他是中国历史上「臭名昭着」的酷吏,「请君入瓮」的发明者,但少有人知道他曾编写过一本流传至今集邪恶智慧之大全的「酷吏秘笈」──《罗织经》

《罗织经》就是一部专门教人如何「罗织」罪状、陷害无辜的书籍,有人评价此书是「人类有始以来第一部製造冤狱的经典,第一部由酷吏所写,赤裸裸的施恶告白,第一部集邪恶智慧于大成的诡计全书,第一次揭示了奸臣为何比忠臣过得更好的奥秘。」

相传与来俊臣齐名的酷吏周兴临死之际看过此书,自歎弗如甘愿受死,宰相狄仁杰阅罢此书,冷汗直冒,连女皇武则天看完此书,也歎道,「如此机心,朕未必过也」,近代学者柏杨在注疏《资治通鑒》时,也曾对此书做过这样的评价,「武周王朝在历史上出现短短十六年,对人类文化最大的贡献就是一部《罗织经》。」

罗织经:犯错记得先苛刻自己,使人怜悯就不会招致大的祸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