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V嗨生活 >先别管报纸了,你了解网路阅读的潜力吗? >
先别管报纸了,你了解网路阅读的潜力吗?
V嗨生活

先别管报纸了,你了解网路阅读的潜力吗?

粉丝数:167+
浏览量:9004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18 08:59:14

先别管报纸了,你了解网路阅读的潜力吗?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狗伯特:看这个,我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份可以重複使用的报纸!
呆伯特:我看看…教宗谴责暴力…房价上涨…中东动乱…这份报多少钱?
狗伯特:一千块,让你这辈子不用再买报纸~
comic via dilbert.com

前一阵子大家以为柯文哲反对学校订报,结果所有旗下有报纸的媒体都整理了反对意见做成新闻报导。这些反对意见大致上可以分成三类:

我觉得第三项很有道理,但解决之道在于立法保障所有公民上网的权利。对于前两项,我有一些意见。

先从第二项开始谈起。或许滑手机确实比读纸本更伤视力,但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国高中生耶。我们的中等教育每天强迫国高中生读那幺多他们一辈子恐怕都用不到的东西,在这种时候把订报纸当成维护视力的手段,不是故意忽略房间里的大象吗?

此外,老实说,考虑到近视的代价在现代并不大(除非你是佛地魔),每当看到被家长责骂用眼习惯的小孩,以及预防近视的各种令人怀疑的「科学产品」,我都不禁想到:或许十年来人类为了抵抗近视而付出的代价和痛苦,已经超过近视带来的那些。

报纸能提供什幺网路阅读无法提供的功能或效果吗?我目前读到最有道理的论点,来自颜择雅 2011 年在天下部落格的文章〈为少年订一份大人看的报纸〉。颜择雅认为,经过完整编辑的报纸,可以协助青少年培养时事素养:

且先别说青少年,我们大人用网路读新闻的最大缺点,就是挂一漏万。往往只点击自己有兴趣的条目看,点击个几条,就以为已经看完一天的新闻。…不像纸本报纸,因为经过编辑,大新闻佔大篇幅,小新闻佔报屁股。轻重缓急一目了然,读者就比较不容易漏新闻。…青少年不适合上网看报,不是怕挂一漏万而已,而是无益于时事素养。…青少年的世界不外是学校与家庭,会对什幺时事有兴趣?通膨?买菜的又不是他们。给他们自己用滑鼠点,他们大概只会点进「补教人生」和「师铎奖狼师」而已。

我想大多数人都可以同意,我们应该要想办法协助这个民主社会的新成员培养关心社会的习惯和理解、分析公共议题的能力。(当然,经过 2012 年反媒体巨兽运动,我们也应该关心台湾学校大多是订哪几份报纸,以及这些报纸做为这类教材的适当程度)而我也同意颜择雅说的,若经过良好编辑,报纸对于人们了解新闻的轻重与分布会有帮助。

不过,以下我想提出一个补充意见:报纸新闻时常缺乏脉络,而这件事情对于提升读者的时事素养不太有利。

艾伦狄波顿在《新闻的骚动》的〈乏味与困惑〉一节,谈到现代新闻事件的特色之一是太过零碎,零碎到读者不但不知道该怎幺分析这些报导描述的事件,甚至无法想像这跟自己有什幺相关。面对这个困境,狄波顿认为「新闻机构必须让我们了解个别事件究竟归属于什幺宏大的主题之下」他举例:

在一个週六夜晚发生于一座乡下小镇的毁损公物事件(「贝德福德公车亭遭少年涂鸦」),个别看来并没什幺特别吸引人注目之处;但若是把这起事件纳入一场漫长的发展当中,主题为「自由世俗社会在没有宗教的协助下,试图为社会成员培养道德行为所遭遇的困难」,也许就能够看出这起事件所带有的意义

在我的理解里,狄波顿的要求是新闻在描述事件的前因后果之余,也应该要提示读者「这个事件到底有什幺好讨论的?」。若没有这一层脉络,新闻就只是个别的零碎事件而已,这些事件或许是重要事件(因此才会被编辑选上版面),但在缺乏脉络的情况下,它们不容易成为学生读者思考的出发点。

反过来说,许多台湾的新闻,一旦给定特别的脉络,可以讨论和分析的方向似乎也一下子明确了。例如:

「昆凌退出『与星共舞』遗憾泪洒现场」
──「男女双方为婚姻所做牺牲的差异」「被搜菸 高中生翻桌呛师『滚』」
──「被迫独自面对青少年同侪社会结构的第一线教育人员」

你可以发现,在特定的脉络下,就连广告也很容易成为讨论议题:

「敬致 中华民国台北市政府:」(鸿海今天刊在四大报头版的声明)
──「需要用钱买的发言和澄清权」

或许有人会说,这并不是报纸的问题,而是阅听人本来就该要有基本的新闻识读能力和察觉社会问题的能力。我同意这说法,我尤其同意,我们实务上根本不可能要求,必须每天出刊的报纸,去为社会事件补足脉络。然而,我们似乎也并没有提供国高中生够多的「阅读前教育」让他们具备足够的素养,提升读报的效果,不是吗?

缺乏脉络的新闻不只不是好的思考教材,更重要的是,它们读起来不有趣。如果国高中生不容易理解报纸新闻背后的争议方向和可思索之处,我们怎幺能期待他们因为看报纸而对社会议题产生兴趣?学生阅读时是否受到脉络支援,这不只影响阅读导致的智性发展,也影响对于相关智性活动的兴趣。

讽刺的是,上面那些在传统即时媒体难以获得的「脉络」,在网路上反而随手可得:它们就出现在网路新闻的留言区,以及我追蹤的脸书用户转贴新闻时随手写下的意见里。

这些意见有时点出可切入理解新闻的社会学面向,有时补充新闻欠缺的重要讯息,有时点出新闻和另一则新闻的可能关係,有时贴上另一则消息,指出新闻的错误或资讯的过时(我们甚至有「新闻小帮手」这类工具,可以让这个揪错过程更有效率)。

这些意见的价值不只是让新闻更趋于完整和正确(或至少让人对新闻抱有该有的警觉),也提供更多讨论题纲,让人有更丰富的灵感去理解和思考眼前的新闻。最重要的是,它让你了解社会上的其他人是以哪些角度在意这则新闻。这些好处,都是纸本报纸无法提供给学生的,即便他们在班上组成读报会,考虑到人口基数,效果恐怕也非常有限。

若你接受以上的说法,即便依然认为国高中应该要订报,你也应该会同意,报纸新闻作为时事素养教材的不足之处,很大一部分可以藉由良好利用网路来补足。

可以理解,有些人的立场或许是:即便网路可以有很好的利用方式,达到很好的效果,但学生不这样用,我们也没有办法。

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反过来看:若学生想要知道怎幺利用网路,我们有能耐教他们吗?我们的国高中老师,有办法告诉学生哪里有有别于纸本报纸的非主流新闻可以阅读吗?能举出几个版面上常出现有趣讨论的脸书用户供学生追蹤吗?

如果无法做到上面这些事,又因为学生「沈迷网路」、不读报纸而困扰,或许最大的问题不是国高中生不面对纸本,而是对于改善国高中生教育负有责任的我们,不知道该怎幺面对网路。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visualpun.ch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