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V嗨生活 >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 >
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
V嗨生活

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

粉丝数:755+
浏览量:2695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09 07:10:33
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共12个艺术单位进入「鬼城」创作。(Don't Follow the Wind提供)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因为颱风浸毁作品,进一步驱使赤濑川原平转向概念艺术,包括1967年创作《大日本零円札》。(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展览「Don't Follow the Wind」于福岛核事故受影响禁区举行,在作品附近扬起旗。(Don't Follow the Wind提供)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村上隆在2015年六本木森美术馆举行「五百罗汉图展」。(森美术馆官网图片)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Trevor Paglen把破碎玻璃重製成作品Trinity Cube,于废墟继续累积辐射污染。(Kenji Morita摄、艺术家及Don't Follow the Wind提供)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艾未未另一作品A Ray of Hope在灾区屋顶安装太阳能板,夜晚自动开灯,恍如仍有人居住。(Kenji Morita摄、艺术家及Don't Follow the Wind提供)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椹木野衣(刘彤茵摄)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Ways of Seeing:天灾避不过 如何面对? 日本艺

地动山摇引来哭诉声未止,他突然停下来观察四周风向,说:「风向北吹,我们应向南走。」

艺术家分享的故事,发生于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福岛核电厂受海啸侵袭,政府宣布周边居民立刻疏散。

一切看在学者椹木野衣眼内。

近日他来港浅谈「震美术论」,讲述日本艺术发展跟其天灾连连本质的关係。

如果灾难没有终结,创作成为怎样的逃生出口?

灾与人生 「物派」艺术思潮

在大馆普普艺术家村上隆个展展场举行讲座,全被七彩花包围。多摩美术大学教授椹木野衣却展示一张张灾难图片。

去年日本由「灾」字当选年度汉字,由于处于四块板块之上,活跃的地壳活动不断引致地震、海啸、火山爆发等。古时大灾难主要被视为神明降罪,同时影响日本人生命观。椹木野衣以现代的「物派」解释艺术观:「日本变化无常的大自然环境与气候,长久以来令人们抱有一种敏锐,这敏锐有份导致『物派』崛起。物派重心包括『不製造』、『不作多余』。」物派是1960年代末起日本现代艺术重要一环。生于韩国并搬至日本的艺术家李禹焕掀起了物派思潮,强调物体与空间本身关係。一块石头,一根柱,物料成为主角,呈现极简的力量。其实,李禹焕在多摩美术大学曾跟随斋藤义重(1904-2001年)学习。斋藤义重是很多物派艺术家的老师,而他向来对自然中的偶然、不确定大有兴趣。椹木野衣指出斋藤义重年轻时曾经历1923年关东大地震,似乎对其生命观念也有影响。

赤濑川原平 路上观察学

命运更多时是逼虎跳墙,现在国际知名的前卫艺术家赤濑川原平(1937-2014年)正是一例。赤濑川原平最「经典」之作可数1963年,他託印刷工厂印製一千日圆钞票用作展览,因而被当局起诉,最终被判有罪。其间他另外创作《大日本零円札》(1967),製造零日圆货币,引起对複製及艺术灵光的激烈讨论。椹木野衣提醒,原来在此等疯狂意念之前,赤濑川原平其实曾经习画,却遇上「意外」:「他练习及绘画过一些作品,然而在1959年的伊势大颱风,其画作绝大部分被水冲走或水浸!灾难后他目睹颓垣一片,踏入1960年代他抱拥新的创作媒介,包括开始用垃圾来造雕塑。或许他认为事物都会流逝,即时拿上手的物料亦可用以创作,也未必要永久保存作品。」赤濑川原平于是发现了另一片天,亦发展起书写创作。至1980年代他进一步提出「路上观察学」,欣赏现在所有,提出观察街头平常事物,掀起一阵风潮。有关书籍的介绍写及,路上观察学前身可追溯到1923年关东大地震之后兴起的「考现学」,在破坏与重建之间,对当下的记录。

恐慌与反核 刺激文化发展

灾难因为大自然,亦少不得人祸。专门研究战后现代美术发展的椹木野衣指出,核灾无疑一直影响日本。他在《日本.现代.美术》(1998年)一书中提出「恶所」(悪い场所)概念。简单而言,他认为日本历史难以具连续的特性,不断陷入遗忘又重複的「恶所」状态,艺术发展亦然,尤其在战后日本「迟来的」现代进程。这个概念及史观大大影响随后的艺术评论及研究建立重要基石,拼凑「当代日本」艺术面貌。

二战时期美国于长崎及广岛分别掷下原子弹,爆炸导致数十万平民伤亡,日本挣扎于阴霾中重建家园。政治雪球没有停下来,椹木野衣指出,直至1954年美国氢弹试爆,致使附近水域打捞捕鱼的日本木渔船「第五福龙丸」受到辐射污染,船员染上急症。事件引起民众恐慌及反核运动,同时刺激文化发展。抽象画家冈本太郎创作巨型画作表达不满,画作现仍于涩谷站展出。惟引起更大迴响的必要数日本第一部怪兽大片《哥斯拉》同年面世。戏中讲述氢弹试爆唤醒海底怪兽,哥斯拉登岸并袭击东京市区。椹木野衣表示:「涌现大量变种怪兽打斗的故事场面,于漫画最为明显。」

罗汉图 「艺术是给予在世的人」

「我们明明是受到核爆切肤之痛,隔了几十年时间,我们又落入核灾之中。」椹木野衣说出日本核灾的一大课题——遗忘。战后日本要从彻底悲痛中重新站起来,社会疯狂地进入追求科技、生产、建设的气氛,迎来经济迅速增长。对电力日益渴求,开发核能除配合发展,意识上亦代表日本有能力将历史创痕转化为利益。不过,2011年311大地震引致福岛核灾,再一次把日本陷入深渊。海啸破坏由东京电力公司营运的福岛第一核电厂,政府陆续宣布核厂半径20公里内居民强制疏散,逾16万居民紧急离开家园。椹木野衣说:「日本从此成为311后和311前。」艺术家对此有何回应?村上隆2012年在卡塔尔首次展出百米《五百罗汉图》,由200个日本艺术系大学生共同製作。罗汉图为深深启发村上隆的江户浮世绘画家狩野一信着名作品之一。椹木野衣解释罗汉承载一种宗教信仰力量,在江户时期发生灾难时,为纪念不幸逝世的亲友,人们会製作五百罗汉石像,此份精神亦可体现于村上隆画作之上:「虽然罗汉好像看起来差不多,但你们细看,每个罗汉都有不同表情、造型、神态。情况就像311地震失去至少20,000人命,他们不止是一个数目,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在世者或能在罗汉群中,找到跟自己失去亲友相似的脸孔,得到一些安抚。艺术是给予在世的人。」

作品:Don't Follow the Wind 居民何时能够重建家园?

说着说着,椹木野衣指向自己脚尖:「这些保护衣物,有如进入辐射区似的。」由于展场铺上偌大花花地毡作品,游人需要穿上脚套才能内进,不禁勾起教授思绪。现实裏他亦果真踏足过311核灾禁区。震后,东京艺术家团体Chim↑Pom想到进入封锁区,连同策展人一起发动创作及展览计划,椹木野衣亦有份参与。计划「Don't Follow the Wind」共有12个艺术单位合作,获短期逗留许可,进入「返回困难区」之高危地区。他们联络疏散的居民,获得同意在部分灾区内原先区所创作。于前期工作期间,团队遇到一个故事。一名福岛受灾者回忆事故发生后,赶急开车载家人离开。向北开着开着,他突然停下车,热爱钓鱼的他运用平时测知风向之智慧。风吹向北,核污染亦向北扩散,他们决定转向南逃。团队认为事故发生后社会及媒体对灾区关注不断减少,望作品抵抗这个大气候,所以用以命名计划。

「至现在这一分钟,展览仍然进行中,但你不会看到,基本上没有人可以看到。」他说。进入区域他们必要穿上整套保护装备,四处颓圮,「鬼城」凝滞了灾难发生一刻。伴随测验辐射水平仪器的「哔、哔、哔」声,团队在不同的破屋创作。展览在2015年311地震4周年「正式开幕」,区内不知名的地方竖起一支支Don't Follow the Wind旗。当中大陆艺术家艾未未作品A Ray of Hope,在屋顶安装太阳能板,晚上便会自动发电并开灯,把房间照亮,恍如内裏仍有人在居住、用餐、生活。美国艺术家Trevor Paglen则使用震至破碎的窗口玻璃,将之磨粉及重新製成一个立方体作品Trinity Cube放于废墟,意指作品继续累积更多辐射。椹木野衣说,他与团队现时每年回到灾区几次以维修作品。到了公众真正能欣赏作品那天,便代表区域变回安全水平,居民重建家园。何时?没有人知。根据今年上半年数据显示,受灾避难人数仍有5万多人,重建款项亦有阻滞。

承认与提醒 艺术最大力量

椹木野衣解释:「物理学家寺田寅彦有一句名言,说每当人们快要忘记灾难时,灾难就会来临。在灾难时刻,因为状况痛苦,人们倾向忘记它,而非在随后的日子思考它。」恶所概念指向人类的遗忘,一个不停发生却不停遗忘之状况。讲座来到尾声,偷看手机中沙田「反修例」示威的商场清场消息,心头不免下沉。不禁举手问问教授,香港不似日本位于地震带,然而现在经历持续抗争运动,共同的社会体验是否亦会出现恶所情况呢?他说回日本近代情况,指出经历1960年代学运失败后,当地大型运动消失,难以直接比较。不过,核事故后社会再次出现大型游行,公民意识有所改变,一些艺术家亦以不同方式参与。

屏幕显示灾区中的旗,顺着风飞扬,却奋力叫人don't follow the wind。不知是绝望,还是一种转化的希望。椹木野衣认为,艺术创作最大力量是承认与提醒:「日本此岛国就在地震带,是,我们根本不停受灾的。艺术家尝试带出不同信息,创作可以做的,或者就是『不去忘记』这一点。」

文 // 刘彤茵编辑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