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F校生活 >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 >
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
F校生活

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

粉丝数:933+
浏览量:8329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09 07:10:51
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谢淑妮在今届威尼斯双年展香港馆的展览名为《与事者,香港在威尼斯》,室内作品《Negotiated Differences》以协商为主题,她在製作期间亦要与车牀及3D打印这两种传统和新兴技术协商。(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室外庭院作品《Playcourt》是个羽毛球场,源自艺术家在香港的童年回忆,地上可见羽毛球拍,中间以一列装置组成球网,其中几件是谢淑妮旧作。(M+及艺术家提供,摄影:Ela Bialkowska,OKNOstudio)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雕塑在两个房间之间组成栏杆,令观众需与空间协商——绕路才得见作品全貌。(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其中一组部件在视觉上是一个木槌,灵感来自美国民主党佩洛西夺回众议院议长席位的新闻。(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羽毛球装置的两种物料蕴藏了艺术家身世。(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谢淑妮刻意留下3D打印出错的组件,以突显她製作时需与技术协调的过程。(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李绮敏(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Ways of Seeing:威尼斯香港馆:协商要playf如果在艺术,一个外人(1)

有说,如果你不熟悉威尼斯双年展到底是什幺,就当它是艺术界奥运好了。一众国家馆分布于两大展场Arsenale与Giardini之内,以当代艺术为器,争相竞技,即使谁形容这不过是Art Basel的扩大版,各场馆以国籍身分命名区分,还是赋予了这个两年一度的艺术展独特意义,引发连串讨论。主场以外,港、澳、台以「平行展」这样的微妙关係用艺术争取国际目光,今年三地都以敏锐触觉选上女性艺术家为代表,然而三人共通之处不止于此:她们都离开了自己所代表的成长地,生活在外。「一个『外人』如何能代表这个地方?」或是外间质疑,或是自我纠结,他们是外人吗?记者在威尼斯专访三位参展艺术家,透过细谈作品,看在这场艺术奥运裏,「代表艺术家」因其身分与思考而生的创作,究竟代表了什幺。

「立法会《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今早续会……涂谨申公开呼吁,特首林郑月娥牵头政治协商……」

「协商成功!香港首例非洲猪瘟 业者同意扑杀六千只活猪」

「医委会否决四个放宽海外专科医生实习方案……前线医生代表认为他们的『差别綑绑』方案有协商空间……」

「协商」,正是谢淑妮在威尼斯双年展的展览《与事者,香港在威尼斯》的中心主题。香港馆门口在Arsenale场馆入口正对面,只有一巷之隔,就在平凡民居之中。进门是庭院,入到室内就会遇上雕塑作品《Negotiated Differences》,骤看如複杂难解的DNA模型,由百计组件互为连结支撑,靠墙延伸,跨越展馆三个洞室。

协商才成为一体

策展人李绮敏形容,作品「像有机生物贴地而行」。棕红、浅啡,用上超过三十种木材,艺术家学用古老机器车牀,将方木磨成圆;接合位却以新潮3D打印技术製作而成,重量不一的部件不以钉子镶嵌,互相套实。策展人提醒:「不要跨过它。」雕塑脆弱,若有观众叉错脚,随时全倒。

部件及空间都要「倾掂」

不止部件之间「倾掂数」,雕塑才可平衡成为一体,观众想见尽作品全相,也要与展场空间协调。顺路而进的话,是从香港馆入口走入最近的洞室,再顺序通往其余两间房,雕塑组件偏偏在第一、二间房之间形成围栏,访客要细看第二、三间房的部分,必须转折地先从第一间房退出,再从第三间房进入。转入第二间房,雕塑连接物是状似球棒的木条,那是冰上曲棍球棒,灵感源自去年平昌冬季奥运,南北韩女运动员破冰联队参赛。谢淑妮说作品是她的视觉日记,细看其他组件,有酒杯、义肢、算盘、保龄球瓶……站在特定位置,会看到两块木在视觉上重叠出一个木槌,是她受美国民主党人佩洛西(Nancy Pelosi)持槌重掌众议院的新闻画面启发而作。

Stakeholders:与事者

「协商」二字,香港人听到也许不免眉头一皱,容易联想到政治?谢淑妮说:「我的作品是open for interpretation(可任人诠释),我自己是比较着重抽象思维的artist,哲学意念先行,但不排除观众有另外的诠释,我觉得可以,也欢迎。木有不同重量、材料,接口亦有不同角度,套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係上,若想一群人达成一件事,不需要每一个人都变得一模一样才做到」,部件不必打孔侵蚀也可互嵌,「每个人都可以有其自主性及能动力,而一起参与这件事的人,就是与事者」。Stakeholders,何以不译「持份者」而是「与事者」?「持份者比较强调经济角度,但没有了『关你事』的意味。我一度想译做『相干』,干亦可意指一支又一支的物件。」

怪异羽毛球场忆童年

雕塑中又有没有呼应香港时事的部分?「这个室内作品直接与香港故事有关联的比较少,因为雕刻过程好多时候在美国完成,会回应当时看电视见到的。如果说与香港直接呼应,就是外面的作品。」庭院是另一组作品《Playcourt》,怪异的「羽毛球场」,地上有两块破烂球拍,中间用脚架撑起各类物件充当「球网」。室内作品横向延伸,这组室外装置则引人举头望天,留意居民的晾衫绳。生于一九六八年的谢淑妮,童年住中葵涌村,「一直住到中六才搬去石荫村,后尾再搬到青衣邨,那时已进了大学」。庭院让她联想到在香港有空地就能打羽毛球的记忆,两边放个垃圾桶,就当中间划了界。「在街头打羽毛球其实是公民reclaim(重夺)一个公共场所的动作,不用付费book场,随时都可以打。」

生活空间,香港人都好紧张,《与事者》是个回应场地(site-responsive)的展览,明年回到西九M+展亭,将拼合出另一番模样。我说在水都如斯风光,谈作品提倡保有个体自主及差异的协商,确是令人心怀希望,可是当作品回到香港,身处紧绷日常的观众,不知会否难以体悟?谢淑妮认为协商之难是「世界性的」,自二○○一年起任教于加州艺术学院,「一路以来,学生作建设性的讨论完全没有问题,但近十年就难些了,我见到年轻一代遇上不同意见的人,没有了好奇心,不懂或不想去沟通」。

与香港的距离

谈作品裏的「协商」意义,艺术家在访问中多从广泛层面来说;移居美国多年的谢淑妮,以往每年都会回港一次与母亲相聚,「现在妈妈走了,以前住阿妈屋企好容易,现在家姐阿哥(住处)都好迫」。问她如何看代表香港参展这个身分,她说:「我感受好多,当然觉得好荣幸,香港是我成长的地方,可用成长记忆糅合这个装置,都几有意思。」「协商」明明放诸现今香港都很贴身,作品与艺术家的话却似与香港保持了一些距离。当M+与艺发局每两年一度公布提名,必会经受外界以艺术家「够不够香港」来审视,今届是M+及艺发局第四度合作,继续弃用公开徵选的形式,由机构邀请客席策展人策划,结果委任现居于荷兰,曾任Para Site艺术空间(香港)策展人及第五十三届威尼斯双年展香港馆助理策展人李绮敏接下任务,她说回顾过往三届参展艺术家都是男性,也与她同代(如上届为杨嘉辉,生于一九七九年),于是挑选一位不同代的女艺术家,谢淑妮是适合不过的人选。

谢淑妮(作品)够不够香港?「我也想扩阔大家对香港艺术家的定位,她在香港成长,观看世界及处理空间的方法根深柢固。在香港出生、受教育的艺术家去了外国,是否代表她不是香港艺术家?我也搬了去阿姆斯特丹,我们是否更是cosmopolitan,在城市与城市之间游走?我想challenge不止有一种在香港的艺术家,世界上也有很多种不同的香港艺术家。」

扩阔香港艺术家定位

李绮敏所言非虚,翻开展览专书,裏面详细交代了谢淑妮的创作生命如何与香港紧扣。一九九三年毕业于中大艺术系,谢淑妮当年曾向一奖学金委员会陈述艺术何以重要,提及自己曾热中参与政治,八九民运时更身处天安门,此后她发现,「我不喜欢政治游戏。权力使人腐化,包括那些声称要争取民主的学运领袖。自此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艺术家,可以努力透过建立社会自我意识的文化活动带来改变,影响虽然来得慢,也不易觉察,但会更深远及根本」。这是她投入艺术的起点。

求同存异

而庭院的装置,不少亦累积自谢淑妮二十多年来的创作。羽毛球场的「网」,其中胶片、发泡胶装置,是其二○一六年的作品《Optic Nerves》及《Jade Tongue》。藏在庭院的羽毛球顶端是橡胶,「羽毛」是香草豆荚,亦诉说着她的身世:母亲为马来西亚华人,有在橡胶种植园工作的家族历史,后来有家人搬到大溪地种植香草。胶这种材料是她过往不少作品的主角,她曾称香港是塑胶之城,「我们的文化形成可说就是胶,是变异(mutates)非模仿(imitates)而来,香港是变异至不中不英」。至于羽毛球物料背后是对贸易如何塑造个人命运的关注,也与她年少时住近葵涌货柜码头有关。

但可以想像,进入香港馆的观众并不会手执这本专书,作品这个比较私密、关乎艺术家个人历程的面向,从雕塑恐怕难以看出,展览现场关于艺术家的资料、解说不多,观众最有机会带走的,仍是作品普世适用的信息:怀抱求同存异的希冀。这其实倒很能代表今日「香港」,西九文化区一直强调世界性(international),行政总裁栢志高在威尼斯与香港传媒茶聚,就提到伦敦有Tate Modern,希望西九在香港就是那样的角色。

最好不需用资本主义衡量

香港近年积极搞艺术,M+博物馆馆长华安雅透露,博物馆预计在二○二○年三月落成,一年后可举行展览。而西九文化区亦趁双年展在威尼斯为M+举行国际发布会,换言之,香港馆展览也有为M+省招牌的作用。当艺术机构手握资源,形成各种权力架构,获M+支持参展的谢淑妮又如何看艺术家的自主性?也要协商。「艺术最好不需用资本主义来衡量,但没办法,现在我们的社会就是经济主导,交租才有工作室,食饭才有力凿木,这就是negotiation」,就像雕塑与观众互动像游戏,「不等于妥协,是playful的协商,就如申请资助,我在不影响自己的agency、价值观之下做活动拿到这笔钱,需要灵活性,但在过程中要肯定自我及对方的能动力,才会成事」。

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谢淑妮:与事者,香港在威尼斯》

日期:至11月24日

场地:Campo della Tana, Castello 2126, 30122, Venice, Italy(Arsenale主入口对面)

(威尼斯双年展系列:香港)文 // 曾晓玲图 // 曾晓玲、M+及艺术家提供编辑 // 林晓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推荐